返回網站首頁


夫妻賣深圳2套房養百余流浪狗 房價市值超千萬

救助站內物品擺放整齊。

救助站門口

救助站內的流浪犬多為土狗。



  破舊的廠房裏,成群的狗將卓瑪圍了一層又一層。廠房裏大約有100多隻狗,卓瑪每天都要給它們餵食、洗澡。這裏不以養狗為業,更不是對外開放的寵物店。據卓瑪說,自2004年開始,她和丈夫紮西就開始陸續收養流浪狗。為了收養狗,他們不惜賣掉兩套目前共市值千萬元的房産,甚至向親戚借錢養狗。前天,卓瑪的事跡被人民日報官微轉發,目前已有超萬人為她點贊。

  “生命都是平等的,滿大街的流浪貓狗,我害怕它們傷人,我不求任何回報來養它們。”卓瑪說。

  網友看法

  有網友評論:“這對夫婦真的是人間的天使。感謝善良的你們給了無家可歸的小生命一個家。”但也有網友發表不同的觀點,認為夫妻倆行為有些誇張,是否有“動物囤積癥”。

  人民日報官微轉發了紮西、卓瑪夫妻二人的事跡後,截至昨日21時,超萬人點贊,評論近3700條。

  收養超13年 賣兩套房産救助百余流浪狗

  昨日上午許,在深圳市龍崗區園山街道環山路與陳屋路交叉口附近,記者找到了卓瑪夫婦收養流浪狗的破舊廠房。廠房約三層高,周邊用鐵絲網圍了起來,門口掛著“阿哈拉救助站”的牌子。

  走進救助站內,10多隻各種毛色的小狗立馬圍攏過來,院內的工作人員趕忙告訴記者,“這些狗不會咬人”。在廠房一樓外的地面上,有一個塑料桶,裏面堆滿狗狗疫苗的包裝盒。在水泥地板上,記者並沒有看到狗狗的糞便,院內物品擺放還算整齊,空氣中也沒有刺鼻的臭味,百余只狗狗四散在各處。

  卓瑪和丈夫紮西是四川阿壩州人,2003年一起來深圳打拼,賣一些民族工藝品,丈夫紮西還當過模特和歌手,他們夢想著在深圳這個繁華的大城市打拼一番。2004年年初,卓瑪在深圳羅湖蔡屋圍附近遇到一隻流浪狗,將它帶回了家。隨後一段時間,卓瑪走到哪裏好像都能看到流浪狗。出於善心和愛心,卓瑪每次都忍不住出手相助。

  時至今日,卓瑪夫妻在深圳救助流浪狗經超過13年,狗幾乎都是路邊撿來的。對於每條狗的來歷和性格,卓瑪的丈夫紮西都記得很清楚。由於救助流浪狗花錢“只出不進”,2007年,他們賣掉了羅湖區海麗大廈的兩套房子,而那兩套房子的總價,如今市值已超過1000多萬元。

  屢因投訴為狗搬家 目前又被責令搬走

  卓瑪和紮西開始的時候打算把這些流浪狗養好之後再送人,但由於很多人對流浪狗有偏見一直送不出去。這些年,兩人只好全權負責起流浪狗的“衣食起居”。每天早上,卓瑪會用消毒水沖洗地面,也會定期給狗狗洗澡並打疫苗。

  隨著收養狗數量增加,卓瑪夫婦倆開始感覺精力嚴重不足,於是他們雇了一個阿姨,專門給狗狗做狗食。昨天中午,記者在救助站時正值午飯時分,阿姨在用自來水沖洗生肉。卓瑪說,這些都是給懷孕的狗吃的,其他狗如果都吃肉,肯定承擔不起。如果救的母狗剛好懷孕,生産之後卓瑪會給他們做絶育手術。如果狗生病了他們會抱到寵物醫院進行治療,一直到狗狗自然死亡。

  隨著時間的推移,救助站裏的狗越來越多,加上剛生的小狗,救助站內已經有100多條狗了。“有人知道我在救助流浪狗,就直接把病狗丟在門口,我能不管嗎?那是一條生命啊。”在卓瑪看來,生命都是平等的。

  “我的積蓄可能不夠,但我真的從不後悔”

  卓瑪說,要養這100多隻狗狗,每年花費巨大。“狗狗如果不生病一年就要花十幾萬元,再加上一個月一萬五千元的房租和水電,一年的花費不下二三十萬元。”紮西和卓瑪平時兼賣些民族工藝品,紮西偶爾還會在外客串演出賺點外快。“我用自己的金錢和青春來救助流浪貓狗,現在已經四十多歲了,如果流浪貓狗數量還繼續增加,我不知道哪一天是救助結束的日子。我的積蓄可能不夠,但我真的從不後悔。”卓瑪說。

  對於卓瑪和紮西在深圳救助流浪狗的行為,老家的父母及兄弟姐妹一直不能理解,“他們總說,你們連自己都養不活,還養那麼多流浪狗幹嘛。”為了養狗,夫妻倆還欠家人七八萬塊錢。卓瑪希望,養寵物的主人一定要對寵物盡責一輩子,因為生命同等可貴。

  養狗因噪音等問題也招來過投訴,為此兩人多次給狗狗搬家,目前這個養狗地點也才僅僅用了約半年。也曾有人想要幫助卓瑪夫婦,但卓瑪說,她救助流浪狗是自己的事情,不接收金錢捐助,對送來的狗糧和藥品則不拒絶。根據要求,卓瑪夫妻自昨日早晨開始,便四處奔波為狗狗們找“新家”。

  城管:鼓勵民間救助但要報批

  目前,深圳流浪犬只的後續管理還存在不少難點,流浪犬捕捉後會被送到收容中心,在做完療養救治和行為矯正訓練後,犬只會等待市民領養,而剩下的多被無害化處理。某區城管局犬辦負責人說出了其中的無奈,他們區捕捉的流浪犬大多是土狗,很多人對收養這些流浪犬只興趣不大。

  在阿哈拉救助站裏收養的大多數也是土狗,很少有薩摩耶、哈士奇之類的名種狗。“我們當然希望和鼓勵民間愛心人士參與到流浪狗救助中來。”該負責人表示。他說,雖然紮西、卓瑪夫妻的愛心令人敬佩,但個人辦流浪犬收容站意義不很大。另外,收容狗如果無人領養,最終數量越來越多會給收容者帶來沈重的負擔。

  目前卓瑪又要重新尋找新的救助站地點,對此該負責人說,愛心人士辦收容站雖然不需要什麼手續,但因為犬只吼叫涉及擾民,辦之前需要到當地有關部門報批。

  專家:自掏腰包救助大多很難持續

  “深圳10%的流浪狗領養率,在全國還算高的,但對比國外還是偏低。”十幾年來,某動物保護團體中國區事務總監張媛媛走訪過世界各地的流浪狗收容站,對流浪狗的救助有深刻理解。

  她在十多年的走訪中發現,隨著寵物越來越多進入都市人的家庭,流浪犬的增多也成為趨勢,國內各地有大量的民間愛心人士投入到流浪犬的救助收容中,但在推動中都比較艱難,“主要困於資金、宣傳和規範化管理”。張媛媛介紹,創辦者自掏腰包救助大多很難持續,流浪狗收容後領養率偏低,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宣傳的渠道不多,而犬只的防疫、防病,也需要專業力量支撐,愛心人士大多不具備這些能力。

  民間力量正越來越多地參與到流浪犬救助領域,她建議有關部門在政策上予以扶持,流浪犬管理的空白可以由民間力量“補缺”。

  張媛媛設想,流浪犬收容站資金花費有兩大塊,一個是狗狗食物費用,一個是醫療費用,政府可否聯合寵物協會,給收容站提供一些狗糧優惠,定期讓獸醫上門診斷,可以減輕一些收容站的負擔。此外,政府還可以給收容站一些公益廣告渠道,廣而告之,讓更多有愛心的人士了解流浪犬救助,讓更多狗狗有“第二個家”。


本站帖子來源於互聯網,轉載不代表認可其真實性,亦不代表本站觀點!
關於本站| 官方微博| 我們關注網| 常見問題| 意見反饋|copyright 我們關注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