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網站首頁


網絡直播一年收200多億元 負面影響制約行業發展

資料圖片



  風投資本競相湧入,全民參與狂歡盛宴,亂象質疑催生監管……網絡直播,自2016年以來一直處於“風口浪尖”,在經歷了高速發展後,下一步將何去何從?

  中國演出行業協會日前在京成立了網絡表演(直播)分會,並發布了相關報告和計劃,為“網絡直播”這一新生事物勾勒出一個較為清晰的發展軌跡和藍圖。

  井噴式發展狂收200多億元

  我國網絡直播興起於2005年,但2016年出現井噴式發展。

  據中國演出行業協會發布的《網絡表演(直播)社會價值報告》顯示,2016年我國網絡表演(直播)整體營收達到218.5億元,平臺數量250多家,用戶規模3.44億。網民總體滲透率達47.1%,其中30歲以下網民滲透率73.6%。

  “網絡表演(直播)在經濟收入、用戶人數、影響力等方面都呈現極高的增長趨勢。”中國演出行業協會會長朱克寧說。

  該報告顯示,2016年,隨著移動互聯網的普及,網絡直播也從傳統秀場、遊戲直播、體育直播發展到泛娛樂直播、直播+垂直行業(電商、音樂、旅遊、教育、財經)等更多領域。

  同時,網絡直播業也成為拉動文化消費升級、促進創業就業、助推經濟結構優化的動力。

  2016年12月,重慶兩名“網紅”通過直播推薦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吉首市排杉村的椪柑,一天內就吸引了12萬人次在綫觀看、10653人次下單,助力當地銷售椪柑25萬餘斤,銷售額31萬餘元。

  “直播的技術浪潮剛剛興起,行業的發展不可限量,‘直播+’將對社會各行業産生深遠的影響。”新當選中國演出行業協會網絡表演(直播)分會會長的歡聚傳媒有限公司首席執行官陳洲說。

  負面影響嚴重制約行業發展

  在貧困農村做假慈善,直播殯儀館火化過程,大尺度涉黃、暴力、“奇葩”鏡頭……網絡直播火熱發展的同時,也伴隨一些問題:內容同質化,持續創作能力差;內容低俗化,個別主播為博人氣,不惜用“出位”表現嘩衆取寵等。

  針對網絡直播亂象,自2016年12月1日起,國家網信辦實施《互聯網直播服務管理規定》,對於直播資質、內容管理、信用體系等提出了具體要求,給規範互聯網直播服務劃定了底線。一些直播平臺也陸續出臺管理規則,對主播和用戶的行為進行規範。

  中國演出行業協會網絡表演(直播)分會發布的《促進網絡表演(直播)行業健康有序發展行動計劃》指出,行業起步階段,一些違法違規的行為和亂象屢屢出現,給行業造成了負面的社會影響,成為嚴重制約行業發展的瓶頸。

  行動計劃指出,網絡表演(直播)分會將通過建立內容審核、行業培訓、信用體系、信息共享、行業評優、行業調研等方面的工作促進網絡直播的健康發展。

  “網絡表演(直播)行業,要以傳播正能量、傳播真善美為立業之本,樹立良好的行業形象。同時要不斷增強直播內容的專業性與原創性,提供有深度、有價值的直播産品,逐漸改變人們對直播的固有印象。”文化部文化市場司副司長馬峰說。

  政務公益方面可發揮更大價值

  業內人士指出,在經歷了飛速發展和亂象整頓後,網絡直播的未來發展存在無限潛力。事實上,網絡直播並不只是“秀場表演”,其在政務、公益等方面還有極大的價值空間有待挖掘。

  在政務領域,“快播”傳播淫穢物品牟利案庭審通過網絡視頻直播,引發社會廣泛關註,成為司法公開的創新探索;騰訊聯合多家傳統媒體實現全國兩會報導40路記者全景直播;地方高新區通過直播打造陽光政務,圍繞重點項目建設、棚戶區改造等人民群衆關心的領域展開視頻直播。

  在公益方面,今年2月,熊貓直播與央視網開啟專屬直播間,24小時直播國寶大熊貓的生活,宣傳生物多樣性保護的理念;2016年7月,花椒直播攜手24名主播開啟48小時南方水災公益接力直播,收入全部捐給災區;日前,新浪微博與聯合國開發計劃署合作開展“變廢為寶大挑戰”活動,數十位主播參與改造生活廢棄物加工,賦予廢品新的價值,吸引超過500多萬粉絲圍觀……

  “直播以其特有的真實感、代入感和強大感染力,為公益活動的傳揚和創新提供了更廣闊空間。”報告項目負責人、騰訊文化産業辦公室高級政策專家王一說。

  另據介紹,中國演出行業協會與文化部非遺司也將推動開展“網絡直播+非物質文化遺産”項目,使得網絡直播在傳播傳統文化方面發揮更大作用。


本站帖子來源於互聯網,轉載不代表認可其真實性,亦不代表本站觀點!
關於本站| 官方微博| 我們關注網| 常見問題| 意見反饋|copyright 我們關注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