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網站首頁


女子過於要求乾淨整潔讓老公兒子倍感壓抑

 


  我做家務很累 還被家人指責

  楊曉娟,46歲,雙魚座

  我滿肚子的怨氣來自兩個方面,辛苦以及辛苦不被理解。首先我很辛苦,一回到家手腳都停不下來,太多的家務事等著我。我承認我對家裏的清潔衛生要求比較高,看不得一點點髒亂,必須打掃得乾淨整潔,地板和傢具每天要抹3遍,消毒液抹,清水抹,幹抹。現在環境汙染厲害,空氣質量不好,家裏再不弄乾淨點這日子還怎麼過?我一個人每天要做近一百平方房子的清潔真的很累很累,堅決不同意再換更大更難打理的房子。為什麼不請人做清潔?以前也試著請過外面的清潔公司,他們做的時候我要守在旁邊隨時提醒隨時檢查,但做完之後我還是要自己再做一遍才真正放心,更累,乾脆就不請了,什麼都親力親為自己做。

  辛苦的人本來心裏就有氣,容易冒火,偏偏老公和兒子不僅不領情反而對我有很大意見,他們認為我成天自討苦吃也讓他們很辛苦很壓抑,還說我不願意搬家換大房子讓他們不能提高生活質量。

  我的辛苦不僅不被理解,還被他們指責,我有多委屈!我們一家人都愛面子,也不喜歡吵架,更不願意在外人面前暴露家裏的矛盾,別人看起來幸福和睦,其實已經隱藏了很多的不滿和抱怨。如果只有我們3個人在家裏,通常情況是我在不停地做事,他們要麼冷眼旁觀要麼還反過來批評我,我做牛做馬為了給他們一個乾淨衛生的家,他們卻說我潔癖,神經質。小時候和我更親的兒子現在已經完全叛變到他父親那一面去了。老公一批評我,他立馬幫腔,想想真寒心。

潔癖癥

  手記

  以潔癖的形式強迫什麼?控制什麼?

  近日下午,我和楊曉娟在南坪的一家茶樓見面。楊曉娟伸出雙手,又叫我伸出雙手,感傷地說你的手又白又胖,一看就是從來不做事的手。你看我的手,又老又粗,你好幸福。我只有老老實實回答,我對家裏的清潔要求不算高,及格就可以了,大清潔每周請了人來做,平時實在看不下去自己才簡單做一下。

  講究衛生,愛清潔肯定是好習慣。我只是覺得,如果堅持要家裏的清潔衛生達到90分以上標準,那就意味著必須耗費大量的時間精力,而人的時間精力是有限的,在清潔衛生方面耗得太多,在其他方面就會欠缺,比如閑適和慵懶的時間自然會減少,在我看來,家最重要的功能是讓家人放鬆,自在。犧牲這個就是得不償失。我坦陳了自己的看法。

  楊曉娟沈默了一會說,但我就是看不得家裏臟,不把家裏收拾得乾乾淨淨,我吃不下睡不著,更別提什麼放鬆自在。我說如果你以此為樂也很棒,勞動著享受著,同樣會很有成就感很開心。她低下頭說,如果是那樣的話,哪怕累死累活我也不會有抱怨了。我現在是必須去做,做了又覺得沒意思,又辛苦又被家人埋怨,很不值得。剛才你說你對家裏的清潔要求及格就可以了,你怎麼做到的?我家裏清潔不到95分我都有犯罪感,覺得自己太懶惰,是個不稱職的主婦。

  楊曉娟說,五六年前,我對家裏的清潔衛生要求越來越高,讓老公和兒子越來越受不了。“在倒回去五六年的那段時間,你或者家裏發生了什麼比較大的事情嗎?”我繼續追問,她想了想說,也沒什麼大的事情,對了,那之前老公跳槽出來自己開了公司。

  我從楊曉娟的神情和語氣感受到她似乎對老公跳槽自己開公司這事並不贊同,有諸多的不安和不放心。我如實和她分享了自己的感受,她陷入了沈默。過了好大一會她說,如果可以選擇,我更願意他留在原來的大公司做中幹,壓力小很多,收入也可以,他堅持要自己創業當老闆。我不擔心他有錢變壞,最多也是擔心壞人來纏他。“你累死累活把家裏弄得纖塵不染,就可以抵擋壞人來纏他等風險或壓力?”我問楊曉娟。她很委屈地低聲說,他自己以前喜歡家裏很乾淨呀。

  她的表情讓人莫名有些辛酸,我說先給自己鬆綁吧,試試別把自己逼得那麼辛苦,降低點要求,輕鬆點。你輕鬆了家人也輕鬆了,家裏的氛圍和氣場就不一樣了。

  對話

  過度清潔確實是壓力

  張娓:你認為自己有潔癖嗎?

  楊曉娟:我不知道,就是見不得家裏有一點點臟。

  張娓:除了家裏的其他地方呢?

  楊曉娟:看到臟也會不舒服,但我知道自己管不了,就懶得去管。

  張娓:盡管看到臟也會不舒服,因為沒去管,就沒有後面的煩惱和壓力。

  楊曉娟:但我不可能自己的家都不管吧。我是家裏的女主人,這點權力也沒有?

  張娓:家也是老公和兒子的,你對清潔的過度要求勢必帶給他們壓力。

  楊曉娟:我並沒要求他們跟我一起做清潔,都是我自己一個人累。他們有什麼壓力?為什麼不領情不高興一副厭煩的樣子?

  張娓:他們看見你累,心痛你;又覺得你的累是自討苦吃,沒有意義,反而給家庭生活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本站帖子來源於互聯網,轉載不代表認可其真實性,亦不代表本站觀點!
關於本站| 官方微博| 我們關注網| 常見問題| 意見反饋|copyright 我們關注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