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網站首頁


女子成世界橋牌大師 年薪40萬身居高位卻迷茫

  2017年4月8日,全國橋牌團體賽在上海舉行,重慶走出的唯一一位世界橋牌大師冉靜蓉第一次代表湖南出賽。一頭短髮、黑框眼鏡,賽場中的冉靜蓉仍是橋牌迷們熟悉的標誌裝扮,而手中的紙牌已是她30年的“老友”,“我的人生和橋牌是融在一起的,現在每一場比賽,都是和這位老友的促膝長談。”

橋牌大師

  受老師影響

  她讀大學時愛上了橋牌

  1964年,冉靜蓉出生在重慶大渡口區,長大後,成了重慶鋼鐵廠的一個工人。23歲那年,冉靜蓉在重鋼念職大,班主任老師陳勇特別喜歡橋牌,就在每天課間教班裏的學生們學橋牌。

  最開始,冉靜蓉只是和同學們一起玩,之後她對橋牌的熱情日增。“打橋牌靠的是策略和合作,而不是運氣。這是我見過最公平的玩法。”

  1988年,經過選拔,冉靜蓉代表重慶參加了當年的四川省橋牌比賽,並獲得亞軍。不錯的成績讓她最終決定要成為一名職業橋牌運動員。

  “我當時給自己定了個目標,1年內進入重慶市隊,3年內進入四川省隊,5年內進入國家隊。”一年後,三年目標提前達成,冉靜蓉通過公開選拔進了當時的四川省隊。

  冉靜蓉至今記得,從上世紀90年代初開始,自己就時常會代表市裏省裏出去比賽,但那個時候她的本職工作,還是重慶鋼鐵廠的一名職工。

  入選國家隊

  她在橋牌裏找到了愛情

  1993年,冉靜蓉簽約中國煤礦體育協會,併入選國家女子橋牌集訓隊,代表協會在全國參加比賽,比賽重心也轉移到了江浙一帶。

  也是在此時,29歲的冉靜蓉遇到了愛情。隊內教練邵子建來自上海,那時的他已是中國橋牌五星終身大師了。邵子劍不愛說話,做事也很嚴謹,冉靜蓉最開始,是以一個崇拜者的姿態來和這位教練相處,“他特別厲害,他當時在橋牌界簡直是明星!”

  誰知道,隨後的歲月中,兩個人發現對方和自己很聊得來,最終走到了一起。因為想和丈夫一起尋找自己橋牌生涯更廣闊的天空,冉靜蓉最終決定離開生活了30年的重慶,定居上海,“當時在上海有更多參加國際賽事的機會。”

  年薪四十萬

  她身居高位卻感到迷茫

  在冉靜蓉1993年剛到上海時,專職打橋牌是無法獲得足夠的生活費的,所以從重鋼辭職來到上海的冉靜蓉,選擇進入中國平安保險公司做內勤工作。

  隨後十多年,冉靜蓉每一年的年假都獻給了橋牌,每年春節剛過,她就會從網上查詢到當年的各個橋牌大賽的比賽時間,根據時間排出自己的年假,除了年假,大部分的節假日也沒有被放過,“那麼多年,我出國都是因為比賽。”

  2003年,冉靜蓉跳槽進入太平人壽保險總公司,隨後多年一直在中層領導崗位工作。在這個大型國企裏,冉靜蓉時常要加班,晚上回家還要練習橋牌,“我那幾年腦子一直繃著,累得快要堅持不下去了。”

  到了2010年,冉靜蓉再次跳槽,此時的她,已是年薪四十多萬的女白領,但過於高壓的工作,讓她對生活感到迷茫。但即使在這些年的高壓生活中,她仍獲得了大大小小十多個冠軍。

  辭職打橋牌

  她終於找到想要的生活

  2013年,剛剛為公司建立了一個新部門的冉靜蓉感到身心疲憊,她觀察發現,經過多年的發展,現在的橋牌運動員收入已顯著提升,經過思考,她決定轉型成為全職的運動員,於是向公司提出了辭職。對此,冉靜蓉說:“我的職業未來已經沒什麼上升空間了,但是我橋牌的夢想還沒有完成。”

  辭職後,冉靜蓉全身心地投入到橋牌訓練中。雖然年收入不及過去的四分之一,但她覺得做全職運動員的這幾年,是自己人生中最輕鬆的幾年。

  2014年,在北美春季橋牌大賽女子雙人賽上,冉靜蓉與搭檔王文霏發揮出色,最終摘得了冠軍。自1930年比賽開始以來,這個被全世界橋牌運動員看重的比賽,中國女子牌手第一次獲得冠軍。

  2015年9月,第三屆智力運動會橋牌混合雙人賽比賽在海南舉行,冉靜蓉與搭檔王曉靜在32對參賽選手中脫穎而出,獲得金牌。那次比賽,被冉靜蓉形容為最難忘的比賽。

  如今,冉靜蓉過著自己想要的生活,沒有比賽的日子她會在家喝茶曬太陽,和孩子視頻聊天,走步健身。

  有時,冉靜蓉會回重慶住一段時間,大多數時候是和重慶的牌友見面切磋,或是和當年的同學同事,回憶年輕時的趣事,“當年上職大一起打牌的同學裏,我是在這條路上走得最遠的。”

  冉靜蓉回憶著過去將近30年的人生,慶幸著自己能夠遇到橋牌並與之相伴,她說,人生剩下的幾十年,還有一個夢想,就是想要拿到世界冠軍,然後和自己的“老夥計”,相伴一生,“我對橋牌,是迷之,戀之,幸之。”

  本報記者 石亨

  ■人物

  冉靜蓉:國際橋牌大師,中國橋牌五星(特級)終身大師。1989至今,多次在國內、國際比賽中獲得前三名。如今,冉靜蓉是重慶唯一一位獲得“世界橋牌國際大師”殊榮的牌手。

  ■對話

  重慶晨報:橋牌對你來說意味著什麼?

  冉靜蓉:它是我人生中不可以缺失的伴侶,如果沒有它,我不可能有今天的成就,也不可能有今天的眼界和胸襟。

  ■聲音

  很多人看不懂我放棄高薪都要成為全職業的橋牌選手,其實很簡單。我在保險業的職業生涯已經到了天花板,未來即使拿著幾十萬一年的工資繼續工作,也只是花錢買時間,而橋牌,我還有無限的可能,還有很多高峰沒有攀登。


本站帖子來源於互聯網,轉載不代表認可其真實性,亦不代表本站觀點!
關於本站| 官方微博| 我們關注網| 常見問題| 意見反饋|copyright 我們關注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