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網站首頁


【野蠻星球•看清世界!】敘利亞最新局勢分析:俄土關係更密切 巴沙爾政權前途光明!

12月19日,俄羅斯駐土耳其大使安德烈·卡爾洛夫在土耳其安卡拉現代藝術中心出席畫展時遭槍擊身亡。俄羅斯總統普京痛斥這是恐怖分子的“卑鄙行徑”,聯合國安理會以及中國、美國、土耳其等國也紛紛發表聲明,對卡爾洛夫表示哀悼,對刺殺行為強烈譴責。

盡管幕後黑手尚未浮出水面,但結合當前的敘利亞局勢、俄土關系、美俄關系,仍能看到事件背後各方勢力的激烈博弈和深遠影響。該事件的動機和目的是什麽?有著怎樣的社會和政治背景?對俄土關系和敘利亞局勢有何影響?北京第二外國語大學阿拉伯研究中心教授戴曉琦對上述問題進行了逐一分析。

槍手可能來自IS或者敘利亞反對派

戴曉琦分析,雖然槍手代表哪一派現在還不太清楚,還需要一些時間進行調查,但是根據當時的情景以及他所說出的話,我覺得具有鮮明的基地組織、伊斯蘭國IS的特征。因為伊斯蘭國恐怖分子進行襲擊時采用的標準模式也是如此,就是先喊出真主,然後表達自己的態度、立場,基於這一點有可能是伊斯蘭國所為。

但也不排除是敘利亞反對派所為, 戴曉琦解釋說,原來在阿勒頗主要存在兩派武裝,一派是敘利亞反政府武裝,一派是伊斯蘭國。在土耳其與俄羅斯的武裝支持下,現在兩股力量都被清除出阿勒頗這座城市。雖然敘利亞反政府武裝損失更大,但是兩派力量都是損失者,這兩股力量被清除後,可能通過這種極端行為進行“反抗”和“報復”,以此表達對土耳其的不滿。

敘利亞反政府武裝的失敗則意味著敘利亞總統巴沙爾•阿薩德的重大勝利,由此,他獲得了對敘利亞主要城市、南部大部分地區、中部核心地區、西部地中海沿岸地區的控制權。

俄土關系不會受到槍殺事件影響

此次槍殺俄羅斯大使實際上是試圖挑撥俄羅斯與土耳其的關系, 把兩國的關系激化。戴曉琦說“因為兩國關系曾經有些變化,之前曾經有俄羅斯飛機被土耳其擊落事件,後埃爾多安道歉後,兩國關系迅速升溫,在兩國關系升溫期間,並且越來越多合作背景下出現槍殺事件,我覺得是攪局俄土關系”。

俄羅斯與土耳其的關系是否會受影響?戴曉琦回應,從目前的各方回應來看,土耳其堅決支持和積極維護俄土關系,並且主動的聯合俄羅斯來調查此事,並且大使館名字將以被槍殺的大使名字命名,都表達了土耳其是支持俄羅斯的,希望俄土關系更加向好。所以槍殺事件的發生會推進兩國關系進一步向好,也就是將會對敘利亞巴沙爾政府的戰局更加有利。

巴沙爾在敘利亞有幾個強大的阻止者,其中之一就是來自土耳其,因為土耳其在敘利亞的北部出兵,並且擁有自己的“代言人”,其中包括庫爾德武裝和土庫曼族都是土耳其控制,是土耳其的“代理人”,土耳其實際上對於敘利亞的戰局有相當大的影響力。

據戴曉琦分析,經過這次強殺事件,土耳其會與俄羅斯走的更近一些。由於俄土關系升溫,對敘利亞的巴沙爾政府也有益處,巴沙爾在目前的戰局已經向好,阿勒頗敵對勢力被清繳以後,巴沙爾沒有控制的地區包括庫爾德、反政府武裝控制的伊德利蔔和伊斯蘭國所在的拉卡,巴沙爾政府有可能加速它的軍事行動,在2017年解決這幾個反對派的占領區,或者伊斯蘭國的占領區。

IS的壯大促使美國在中東政策轉向

此次槍殺事件對俄羅斯、對美國還是都有影響的。對於美國而言,美國態度是十分鮮明反恐的,反對任何形式的恐怖主義,這次事件就更加鮮明的反對伊斯蘭極端主義,這也是現在非常明確的政策。

“從多方來看,巴沙爾對敘利亞局勢的把控,在國際層面上將會得到俄羅斯、土耳其、美國共同的支持,或者是至少不阻擋”,戴曉琦說。

從去年9月份俄羅斯進兵敘利亞以後形勢開始變化,美國開始轉向,就是開始默許巴沙爾政權。為什麽默許?因為伊斯蘭國力量越來越強盛,2014年6月以後勢不可擋。伊斯蘭國的壯大對美國的政策影響方面,首先是從意識形態方面發生了轉型:就是美國認為暴君很可怕,然而極端主義和恐怖主義的危害更迫切。所以,鑒於伊斯蘭國正在解構中東的政治地緣版圖,美國擔心二戰後的國際格局會發生破碎,所以從2014年下半年以來,戰略調整為從“推翻暴君”變成打擊及消滅恐怖主義和極端主義。

敘利亞巴沙爾政權前途光明 俄土為各自利益關系繼續向好

“對敘利亞的未來有什麽影響?”面對記者提問,戴曉琦說,首先阿勒頗被攻占是大的轉折,2017年與前幾年不一樣,巴沙爾政權的存在將沒有問題。如果俄羅斯繼續支持巴沙爾政權,巴沙爾政權將會收復反政府武裝控制的伊德利蔔以及伊斯蘭國控制的拉卡還有周圍的沙漠地區,所以巴沙爾的存在將更加光明一些。

“但是,我覺得這個可能性也不是非常大。因為俄羅斯如果進一步改變現有格局,要受制於其它大國的影響,包括美國是否同意巴沙爾收復所有的領土,我覺得這是很難接受的。另外,土耳其也不會同意俄羅斯對巴沙爾的支持”,戴曉琦補充說到。

第二就是庫爾德問題。庫爾德是敘利亞北部的少數民族,因為也是在周邊幾個國家有分支,鑒於伊拉克的庫爾德人實際上已經獨立,這也鼓勵了庫爾德人的建國希望。如果庫爾德人現在要獨立,最大的反對者是埃爾多安,他必傾盡全力來阻擋敘利亞的庫爾德人建國進程,甚至可能認為是國家底線。如果建國,他底下的幾千萬庫爾德人會有更加鮮明的分離傾向。

戴曉琦表示,土耳其與俄羅斯之所以相互走近,是因為有相互的自己利益所在。而土耳其唯一的要求,就是要控制庫爾德的分離傾向,這個主動權在俄羅斯手裏。俄土聯合達到比較好的狀態,兩國關系更加密切,如果這樣,俄羅斯會比較多的考慮埃爾多安的國家利益底線,可能希望直接用巴沙爾的政權覆蓋敘利亞庫爾德地區。


本站帖子來源於互聯網,轉載不代表認可其真實性,亦不代表本站觀點!
關於本站| 官方微博| 我們關注網| 常見問題| 意見反饋|copyright 我們關注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