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網站首頁


"不上床就下崗" 八成職場性騷擾來自上司


女乘客約談廣東省婦聯婦女聯合會,望積極推動公共交通性騷擾防治(微博圖片)

中國民生銀行高管對下屬的性騷擾事件近日引發輿論關註。有評論指,目前在中國,職場性騷擾受害者很難通過法律維權,往往只能忍氣吞聲,或者換工作。

一則“某銀行北京分行業務副總經理利用職位逼迫女職員開房”的網帖12月7日在中國互聯網上流傳。網帖中所曬出的微信對話顯示,該銀行關姓領導自8月17日起多次以談業績為由,要求女職員王某到酒店開房,在王某拒絕後,關某以辭退來威脅她。王某隨後選擇了主動辭職,並以群發郵件的方式將事情曝光,稱自己雖然是一個沒有背景的外地女孩,但有自己的尊嚴。

該網貼引發熱議,經多名網友證實,“某銀行”實為民生銀行。迫於壓力,民生銀行12月7日下午對此回應稱,當事雙方分別是民生銀行北京業務副總經理關某,另外一名王姓女職員已於11月離職。網上流傳的微信聊天記錄屬實,關某對王女士確實存在一段時間微信上的騷擾,初步確認兩人之間的行為只局限在微信上,並沒有產生實質性的關係。民生銀行分行已經對關某作出了處理,要求關某作出個人深刻的檢查,對其暫時停職並停發了季度獎金。

不過,民生銀行的此番回應引發更多網民炮轟。有網民質疑“微信騷擾不算性騷擾嗎?”“難道一定要發生實質性關係才算性騷擾嗎?”,也有網民評論說“看來這風氣在民生很普遍嘛”。巨人網路董事長、民生銀行大股東史玉柱12月8日也透過微博批評說,“兔子不吃窩邊草”、“先開除兔子”。

在輿論壓力下,民生銀行12月8日再次回應稱,對關某做出撤職和解除勞動合同處分,並責成其對當事人王某道歉。

北京《法制晚報》12月8日報道,當事女職員王某稱,她在民生銀行工作期間,曾受到關某長達兩年的性騷擾,關某並對她有過強迫性的摟腰和摸手。她的幾次轉正機會都被關某影響,她也因此懼怕上班。離職前,她曾向民生銀行有關領導和部門反映過情況,但領導和部門都以打壓的態度回應。

廣東女權行動者肖美麗12月14日晚間接受本臺記者電話採訪時表示,目前在中國,職場性騷擾受害者很難通過法律維權,往往只能忍氣吞聲,或者換工作。

“我了解的情況,要麼就是忍耐,但是肯定是忍不了太久,總得有一個度,到了那個程度,可能還是要換工作。"

北京“財新網”12月13日報道,民生銀行前員工曝光的性騷擾事件,只是冰山一角。與歐美等國比較完善的性騷擾防範應對機制相比,當前中國無論從立法、執法、司法,還是單位預防、解紛機制,包括社會氛圍,仍有較大差距。一些職場人士甚至以性騷擾作為炫耀的“本領”。

現在美國紐約執業的項小吉律師對此評論說,

“從立法角度上,都很清楚,中國的立法本身不存在問題。執行當然是另外一回事了。這一類的性騷擾案件,多半都是一對一的案件,所以在取證方面,當事人要有高度的權利意識。這個案例對很多人也許是個很好的教育。”

北京眾澤婦女法律諮詢服務中心“婦女觀察”2011年對北京、廣東等四地的共2000份調查問卷顯示,有19.8%的被調查者承認自己遭受過職場性騷擾,23.9%的被調查者報告自己曾目睹或聽說本單位其他職工遭受過性騷擾。發生性騷擾後,選擇司法訴訟和報警方式的比例均不到五分之一;選擇屈從或睜隻眼閉隻眼的高達54.4%;多數受害人都選擇隱忍或離職。智聯招聘2009年的一項職場性騷擾調查顯示,40%的女性遭到辦公室性騷擾。其中,68.2%為肢體接觸,高達八成的工作場所性騷擾來自於上司。


本站帖子來源於互聯網,轉載不代表認可其真實性,亦不代表本站觀點!
關於本站| 官方微博| 我們關注網| 常見問題| 意見反饋|copyright 我們關注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