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網站首頁


Facebook重返中國 只是時間問題


臉書早有重返中國的意向,現在看來,臉書重返中國的可能性很大。本月初,臉書創始人兼CEO馬克·紮克伯格到達北京,與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劉雲山會面。中國官媒報道稱,臉書創始人希望能與中國合作以創建一個更加優質的網路空間。而劉雲山強調了網路治理的理念應該“具有中國特色”。

美國知名在線新聞平臺Business Insider18日援引MIT Technology Review的報道稱,自2009年臉書(Facebook)在中國被禁後,其圖片分享服務Instagram也於2014年遭禁。曾經,臉書在中國開展社交平臺業務被看作是災難性的、不可能的,並且一些中國專家現今依然持此觀點。但現在看來,臉書重回中國的可能性很大。

臉書的創始人兼CEO馬克·紮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已經向北京發出信號,表示他很願意為臉書重回中國做出任何努力。

“這不是個‘是否’的問題,而是‘何時’的問題。”臉書首任公共政策主管提姆·斯帕拉帕尼(Tim Sparapani)表示。臉書雖未對此做出評論,但紮克伯格去年曾表示:“你不可能在想要完成一項連接世界上所有人的使命時漏掉最大的國家。”

谷歌十年前滿懷希望進入中國卻遭多舛命運,這使得中國市場對於美國的互聯網公司來說,更加可望而不可及。中國的互聯網用戶數量已經超過7億,這對於競爭激烈、趨於飽和的美國本土市場來說,代表著一個尚待開發的價值來源。但中國對於信息的封鎖也更加嚴格。除了禁止訪問外網的“巨大防火牆”,中國政府還在互聯網公司、警局的本土博客以及社交網路上僱傭了眾多人力監察員。並且,美國公司現在還需要與中國自己的互聯網巨頭展開競爭。騰訊公司旗下的聊天軟體微信,現已擁有數百萬用戶。

而紮克伯格十分清醒,他認為中國值得他去費力攻克,儘管這意味著他需要在踏入中國國門前丟掉一些“西方的價值觀”。本月初,他到達北京,與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劉雲山會面。

中國官媒報道稱,臉書創始人希望能與中國合作以創建一個更加優質的網路空間。而劉雲山強調了網路治理的理念應該“具有中國特色”。這表明,中國版的臉書一定會受到審查。今年的會面是一個延續。2014年,紮克伯格在臉書的辦公地點接待了中央宣傳部副部長、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主任魯煒。在紮克伯格的辦公桌上,魯煒還發現了一本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的著作《習近平談治國理政》的英文版。

“中國的領導人很註重人際關係。”布魯金斯學會約翰·桑頓中國中心(John L. Thornton China Center at the Brookings Institution)主任李成評論說,“他們認為馬克·紮克伯格是中國的朋友。他很成功,他對中國很友好。他有一個華裔妻子,他會說中文。那麼你還想要求什麼呢?”

儘管臉書需要幫助北京克服對於美國互聯網公司的不信任,但它能夠幫助中國企業走向世界的潛力將會讓北京看到,臉書的加入有利無害。臉書已經開放了幫助中國公司在海外做廣告的業務,並且臉書來到中國還能夠幫助加強中國企業與海外消費者的聯繫。

如今中國自己已有成熟社交媒體公司的事實也使得政府對臉書放鬆了警惕。臉書將不可能取代中國市場獨一無二的微信,雖然微信佔領中國市場的方式幾乎不被國外所認同。人們不僅用微信聯絡,還用它購物,打車,掛號。在美國你可以說“我不玩臉書”,但卻依然是社會功能群體中的一員。而在中國,想要規避微信,卻要難得多。

臉書不需要通過取代微信來獲得成功。在中國巨大的市場中,臉書只需要獲取相對小的份額就可以帶來可觀的收入。美國的公司應當通過提供一個通往世界的橋樑來讓自己脫穎而出。“微信無法涉足這一領域的競爭。”

李成表示,“臉書是一個國際化的名字。而微信是一個中國名字。”紮克伯格總是說臉書的存在是為了“讓世界變得更加開放,更加關聯”。而中國是這一計劃的一個重要部分。

谷歌在2006年進入中國時提出了相似的觀點:在那裡比不在要好。更多的關聯是好的,即使你需要在這個過程中犧牲掉一些東西,比如參與中國的審查。

美國人會支持這一觀點嗎?或許不會。記者們將會發表言辭尖刻的文章,激進主義分子和社交媒體用戶將會肆意嘲笑,美國政府官員也可能會深表憂慮。但人們依然會繼續使用臉書。

臉書早有意重返中國

事實上,在全球擁有超過13億用戶的臉書,一直積極準備入華,在2007年就註冊了.cn域名,在2008年推出簡體中文版本,在2010年成立亞洲項目團隊,在2011年成立香港銷售辦公室。

不過,當2014年訪問中國大陸被問及“臉書的中國計劃”時,紮克伯格還是只能尷尬應對:“我們其實已經在中國市場上有了不少合作夥伴,很多中國企業都在臉書的平臺上做廣告。”對於臉書進入中國的問題,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主任魯煒2014年10月30日的說法是:“我既沒有說它不可以進入中國,也沒有說它可以進入中國。”魯煒還表態說:“外國互聯網企業進入中國,底線就是要符合中國的法律法規,不能允許既佔了中國市場,又掙了中國的錢,還來傷害中國的國家利益。”

媒體都正在預測,2016年谷歌以Google Pay為橋頭堡重返中國市場。在此風向變換之際,臉書是否可能進入中國?相信這是可期之事。

Measure

Measure


本站帖子來源於互聯網,轉載不代表認可其真實性,亦不代表本站觀點!
關於本站| 官方微博| 我們關注網| 常見問題| 意見反饋|copyright 我們關注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