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網站首頁


北京校領導與女子裸聊 大批裸照曝光

儘管做足了心理準備,當劉豐(化名)看到自己的不雅照片,以及個人信息同時出現在顯示屏上時,心裡還是“揪了一下”。

劉豐是北京某學校的領導,今年9月份,他通過微信與一名陌生女子“裸聊”,不久後,另一名男子向其發來幾張聊天截圖。對方稱,如果其不繳納數千元的“費用”,將把這些面部細節清楚的照片,連同劉豐的個人信息一道“掛到網上”。

像劉豐這樣不願意“買單”,結果遭遇截圖外泄的人還有不少。自今年9月份以來,陸續有來自全國各地的男性網友中招。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這些不雅照每天都會更新,甚至在同一天中新增8人。而在這些照片背後,則存在著一個以購買個人信息為入口,通過“裸聊”敲詐,分工明確的不法團夥。

不雅照批量出現

通過百度貼吧,搜索“大家好我要火”,便可發現大量不雅照片。這些不雅照格式一致,均為視頻聊天截圖。主畫面為一名裸身男子,面朝鏡頭暴露下身,在小窗上,則有一名身體部分裸露的女子,做出不雅動作。從截圖中男子的表情看,並無遭受強迫痕跡,其中不少人顯得神態輕鬆。這些不雅照往往三張成一組,前兩張為聊天截圖,最後一張拍攝自一份文檔,上有包括姓名、手機號碼、工作單位及職務在內的個人信息。

新京報記者檢索發現,這些不雅照的命名格式一致,均以“大家好,我是……”開頭,後接工作單位,再以“我要火”收尾。上傳時間從今年9月20日開始,直至昨日,每天都有更新,總人數超過50人。其中,僅昨日一天,便新增8人。這些不雅照主人公,來自全國各地,其中不乏機關幹部及大中學校教師。

實際上,這些由不同網友發佈於不同貼吧的網帖,“存活”時間並不長。從發出到被系統刪除,通常在數小時左右,快的僅有半小時。但是通過在線預覽,仍然能夠觀看這些圖片。

一名知情人告訴新京報記者,此類網帖從7個月前就開始在百度貼吧泛濫,網帖發出後會在一段時間內刪除,但每天都會有不少新帖出現,每次個人信息和照片都不一樣。該名知情人士透露,發帖人為團夥作案,先安排女性與人進行視頻裸聊,期間錄製視頻或拍照,後將裸聊對象的個人詳細信息以及裸聊截圖發至貼吧。“詐騙團夥會向裸聊男子進行敲詐,以發帖威脅,不付錢的人可能就會被該團夥曝光在貼吧。”

不給錢就曝光

不雅照上傳半個多月後,江蘇某縣法院工作人員陳建(化名)依舊堅持,“那些照片是PS的”。

實際上,陳建的遭遇並無新意。今年9月底的一天,陳建的微信收到一則好友添加請求,賬號信息顯示,對方是一名年輕女子,來自廈門。通過添加後,這名女子便與陳建聊了起來。沒多一會兒,對方便提出,“老公在國外”、“很寂寞”,希望與陳建視頻聊天。

按照陳建的描述,女子打開視頻不久,便進一步提出“裸聊”要求。視頻聊天結束後,不到一天時間,又有一名陌生男子加了陳建微信。“一上來就把聊天截圖和個人信息照片發給我,讓我轉8000元錢,否則網上曝光。”

相同的場景,出現在北京某學校領導劉豐身上。他回憶,自己在脫了衣服後,便意識到“不對勁”,而在收到自己的截圖後,即把對方和那名女子一道刪除。隨後,自己接到一個網路電話來電,電話中,一名男子要求他“破財消災”,被劉豐掛斷。

很快,劉豐便發現自己的不雅照出現在了貼吧內。

昨日下午1:31,又有一組新照片出現。根據網帖信息,新京報記者聯繫上事主趙強(化名)。經與記者核對,他坦言,自己系某地公務員,網帖中曝光的姓名、年齡、籍貫、工作單位等信息均準確無誤。趙強回憶,上月中旬左右,自己被一個陌生微信號添加,顯示為“通過手機號查詢”。“對方是一名女性,30歲左右,自稱廣州人,後來她主動跟我視頻聊天。”趙強表示,“聊天”後沒幾天,就有另一個微信號添加了自己,“對方直接發了‘聊天’畫面截圖給我,並向我索要3800元,說不給就發出去。”

此時的趙強才意識到,這可能是一次有預謀的“敲詐”,他隨即刪除了“裸聊”女子的微信號,而“敲詐”的微信卻一直糾纏不休。“說如果我不給錢,就要把我的照片曝光,還要發到微信群裏。”

數名當事人向新京報記者透露的信息顯示,“敲詐”金額不盡相同,在3000元至8000元區間。同等條件下,機關公務員的金額,要高於一般企業員工。

1被“敲詐”男子信息如何泄露的?

同一單位多人信息泄露;“要錢”男子稱部分信息來自快遞單

新京報記者發現,早在數月前,就有網友稱自己遭遇“微信裸聊敲詐”。該名網友的遭遇,與前文所述事主並無出入。發文網友披露,對方透過通訊錄添加微信後,即提出裸聊,自己並不知道遭遇截圖。隨後,對方聯繫自己稱“要一萬元”。而自己的手機號、身份證號以及工作單位均在對方掌控之內。新京報記者看到,該網文下面有近百條評論,不少人稱自己“也有類似的情況”。

此外,貼吧內出現的數十組不雅照,在地域上具有一定規律性,如南京、長春等地出現頻率較高。而在個人信息部分,常有某一家單位多人電話號碼信息同時出現的情況。

在陳建的個人信息照片上,其工作單位後,附有多條姓名及對應號碼。陳建向新京報記者證實,這些名字均為自己單位同事,其中部分已經在此前調離。而另有事主證實,自己個人信息中的電話號碼,是已經很少使用的舊號。

也就是說,從時間上看,不法團夥手中握有的個人信息並不算“新”。

讓大多數事主不解的是,對方為何對自己個人信息如此清楚。事主趙強介紹,自己曾在交涉時,問及信息來源,對方僅表示“是有成本的”。而另一名事主則表示,前來“要錢”的男子無意中提及,這些個人信息部分來自“購買快遞單”。

2存在大量淫穢圖片,網路平臺如何盡責?

律師稱平臺放任不處理,涉嫌傳播淫穢物品罪

在北京聖運律師事務所主任王優銀看來,網路平臺應盡到對相關色情內容的審查義務。

就微信而言,出於隱私保護,公民正常聊天內容很難被逐一審查,雙方在隱私空間內的“裸聊”,也沒有明確的法律限制。對於網站而言,基於目前的技術水平和監管能力,是可以屏蔽淫穢色情內容的。如果平臺放任淫穢內容長期存在或傳播,根據《刑法》規定,就涉嫌傳播淫穢物品罪。

就上述“裸聊”案例而言,相關人員疑有利用他人隱私逼迫他人繳納財物的行為,涉嫌敲詐罪;而在互聯網上傳、傳播淫穢內容同樣構成傳播淫穢物品罪。但是就網路平臺而言,應該做好監管工作,防止此類信息傳播。

據新京報此前報道,各種途徑的信息泄露現象時有發生,而信息泄露近來也成為公安部的重點打擊目標。王優銀告訴記者,購買個人信息情節嚴重的,會涉嫌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而不法分子將個人信息非法曝光或用作非法用途的屬於該罪名的加重情節,可數罪併罰。

Measure

Measure


本站帖子來源於互聯網,轉載不代表認可其真實性,亦不代表本站觀點!
關於本站| 官方微博| 我們關注網| 常見問題| 意見反饋|copyright 我們關注網